由于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无法使用本网站所有功能,
建议升级至IE9.0以上版本,或使用Chrome、Safari最新版本浏览。
关闭
+
甩開國際評級!中國時隔13年首發美元國債 香港市場迎爆發


據悉,中國財政部將在香港發行20億美元的主權債券,並於10月25日在港舉行推介會。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中國時隔13年後首次發美元主權債,而且打破常規未進行第三方評級。
 
另據財新報導,財政部金融司司長王毅在10月25日香港推介會上表示,融資不是此次發債的主要目的,中央政府選擇時隔13年後再次發行美元國債,有引導市場的考慮,並“通過這次發債來評估未來”。
 
多位業內人士對華爾街見聞表示,由於在香港發債沒有強制評級規定,不評級屬於正常行為。
 
此外,香港市場對美元債需求在大幅增長,中國美元主權債的發行可增加亞洲美元市場的品種供給,更能加大香港市場的定價權。
 
瞄準市場定價權
 
財政部將發行的20億美元主權債券中,包括5年期10億美元、10年期10億美元債券,發行之後將在港交所掛牌上市交易。但具體發行時間還沒有確切消息。
 
路透此前報導稱,中國已聘請10家銀行辦理此次美元主權債發行,包括渣打銀行、匯豐銀行、德意志銀行、花旗集團、農業銀行、交通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中金公司,以及工商銀行。
 
中國上一次發行國債要追溯至2004年10月21日,當時在全球發行了10億歐元及5億美元國債。
 
據華爾街見聞瞭解,1993-2004年,中國先後發行了12期美元國債,累計規模67億美元。按期限結構劃分,10年期品種6期合計46億美元,7年期品種1期3億美元,5年期品種3期16億美元,以上這些均以如期兌付。
 
其中,另有兩期還未到期,分別是1996年在美髮行的1億美元100年期債券,以及1997年發行的1億美元規模的30年期國債,這也是中國僅有的存量美元國債,
 
對於此次發行美元國債的時機,申萬宏源李慧勇和蔡璐婧指出,考慮到離岸美元債期限品種不全,中國政府離岸債的發行有助於豐富離岸債券市場品種,為企業債券的發行提供定價基準。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認為,此次在港發行美元主權債的邏輯是加速人民幣國家化、支持香港離岸金融中心建設,讓更多人民幣存量穩定下來。
 
“由於香港市場中人民幣債券需求下降,美元債券需求上升,財政部此次發行照顧到了市場對未來走勢的判斷,因此有了‘樣本點’才能夠定價,香港有了定價權才能成為金融中心。”
 
對於此次發債時點選擇,財政部表態中強調,這是推進金融業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對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具有重要意義。
 
對此,邵宇認為這背後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他指出,雖然中國對海外有大量淨資產,但持有很多收益很低的美元長債。由於海外對中國投資是FDI直投,收益很高,因此中國海外投資相對收益為負。而美國發大量低成本國債,投資在全球和很多優質企業上,分紅很高。
 
實際上,此次發行對國際投資者有著重要意義。中信建投(國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王龍對華爾街見聞表示,中國GDP全球第二,債券市場容量全球第三,隨著中國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國際和國內投資者新增中資美元債券資產的意願增加。此次美元國債發行有利於全球更加方便地投資、交易、估值、清算。隨著中國美元國債的首發及續發,必然形成一個跨久期的完整的利率定價曲線。
 
美銀美林此前的調查結果顯示,10年期中國美元主權債的發行利率相對相同期限美國國債收益率的溢價將在60或不到60個基點。
 
甩開三大評級機構 意欲何為?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此次重啟主權外幣債券發行並沒有做第三方評級。而今年5月份和9月份,國際三大評級巨頭中的穆迪和標普相繼調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
 
一位不願具名的國內評級公司高管對華爾街見聞表示,由於在香港發債沒有強制評級規定,不評級是正常行為。
 
“當然,這當中也有擺脫評級機構定價權的意圖。雖然沒有評級,但國際投資人也會參考主權評級給予定價,但評級不是決定因素。個人預測,此次美元債認購的主要機構還是香港的中資機構,評不評級幾乎不會有影響。”這位高管對華爾街見聞如此說道。
 
首創證券研發部總經理王劍輝對華爾街見聞表示,香港市場屬於亞洲美元市場,包括中資和亞太機構投資者,有著1萬多億美元的存量,投資者對中國市場相對熟悉。這意味著並非所有債券必須經過三大評級機構才能賣出去,這也是走出一條相對獨立道路的嘗試。
 
他特別指出,截至2016年底,亞洲地區約有1.17萬億美元資產(也被稱為“亞洲美元”),其中約五成存在於銀行間市場。自2014年以來,香港市場對於美元債券的需求快速上升,存量餘額由172億-186億美元增至今年9月底的273億美元,所占比重由7-9%提高至12.6%,日均成交金額也由22.1億美元增至42.8億美元。
 
“這能夠顯著提振香港的外幣債券市場活躍程度,對亞洲美元增加了品種供給,更包括國開行、進出口銀行的准政府債,對亞洲美元市場發展大有幫助。”他對華爾街見聞如此說道。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民生證券研報統計,從2016年發行的中資美元債金額來看,74%的債券沒有評級。這背後原因包括境外評級機構普遍不了解中國企業、公司不願意透露其生產資訊、評級流程較長等因素。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雖然中國早前被降主權評級,最終票面息率會與其他AA級評級國家相近。若市場最終認購反應理想,可客觀證實海外評級機構誤判。
 
投資中資美元債的時點或加速到來。長信基金認為,從中資美元債收益端來看,巴克萊亞洲高收益債券指數近年來穩步上升,相比黃金價格、上證綜指、標普500指數、原油價格等不同資產具有相對穩健性,是資產配置中較為適合的組成部分。

国际商品贸易管理中心2017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9.0+浏览器